六神—花露水成精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希梦】三次梦比优斯没送到,一次他送到了(二)

Part 03梦比优斯的任务失败记录(2/3)

又名【梦比优斯的冬日科技局一日游】

只想看他们明明没在一起就已经开始老夫老妻模式腻歪

(然而我只会瞎瘠薄写)

来自冬天不想起床的怨念

 

心机boy光总*脑洞太大梦崽

全员ooc预警

傻白甜预警

通篇流水账预警

极端无聊预警

逻辑阵亡预警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here we go!

————————————————————————————————————————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梦比优斯从被窝里伸出手拍掉闹钟,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明明昨天睡得挺早,为什么还是这么困倦呢……

 

他从被子里探出头,窗外还是黑黢黢的一片。

 

看来是闹钟坏了?

 

清楚自己还在假期的梦比优斯犹豫了一下就决定愉快的取消了早起计划,任由自己再次沉浸在黑甜的梦境中。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窗外不是清透的碧色,而是混杂着丝丝缕缕纯白的混沌一片。

 

看起来就像菠菜豆腐汤。

 

梦比优斯被自己这个念头逗笑了,随即感觉有点饿。

 

然而钻出被子的瞬间他如同被泼了开水一般猛地跳起来,窜回被子里裹住自己,等体温逐渐正常才松一口气。

 

怎么这么冷?等离子火化塔炸了???

 

毛毛虫梦比优斯费力地拱过去把倒下的闹钟扶起来,仔细一看才发现现在已经是中午了,看来低温作战不利于光之国的战士们是事实。

 

——比如起床就很困难。

 

不明状况的他又翻出微型联络器询问队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而后听见对面的人冷得牙齿都在颤抖着发出咯咯的碰撞声:“那个是,科技局的锅,季节控制系统,突然失控了,幸…幸好他们,研究一开始就,设定了,最低功率,不然,就真的,自己搞死自己了。”

 

梦比优斯听着大哥冷得断断续续的回话,简直心疼而担忧,又有点想笑,联想到一向注意形象的队长此时冷得像拔了毛的鹌鹑……噗。

 

“喂?小梦?你怎么了!”

 

对面的佐菲当然不知道梦比优斯在想什么,实质上整个光之国跟得上他的脑洞的也没几个。

 

“啊?啊,没什么,佐菲哥哥早注意保暖啊,不过,现在科技局应该在抢修仪器的吧?”

 

“这是,当然的。梦比优斯,如果你有空,的话,拜托,再给科技局,送一次,替换用的…”

 

“好的!我现在就去!”

 

梦比优斯啪的一声就挂了通讯,刚刚趁捡闹钟的功夫把披风拖进被子里,现在已经捂热了,他急匆匆裹上披风就直冲出门。

 

“喂?梦比优斯?你……”

 

佐菲被挂了通讯心情复杂,怎么自家弟弟最近越来越胳膊肘往外拐了,一听到要去科技局连哥哥电话都说挂就挂。

 

要娶媳妇的弟弟简直泼出去的水,这态度反差让人伤心极了。

 

所以该怎么处理掉这个倒贴梦崽的便宜弟媳呢?

 

佐菲思索片刻,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希卡利:弟媳?佐菲怕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

嘶——真冷啊。

 

梦比优斯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小口喘着气在路上一步一滑地走。

 

不怪他不直接起飞,这白茫茫的雪虽然下到地上就化没了,但在空中简直是一件大杀器。

 

五百米开外男女不辨,一千米以外就算站着怪兽都能看成队友,想起刚刚路过艾斯门前眼花叫错奥就尴尬得脸都要烧起来。

 

幸亏艾斯哥哥比较贴心,非但没有笑话自己迷糊,还送了一双手套。

 

果然世上只有哥哥好。

 

正神游天外时梦比优斯脚下突然一滑,落下的雪自动融化成液体,再由于过低的气温快速凝固,走在路上每一步都像溜冰一样。

 

说起来,身上这件披风好像还是上次睡在希卡利休息室不小心和他穿错了才带回家的,科技局由于保密原则最近不允许随便进,所以披风也一直没来得及换回来。

 

趁这个机会拿回自己的披风吧,这件披风虽然有点长了些但更保暖,可希卡利穿自己的披风岂不是会冻腿吗?

 

万一他冻病了怎么办?记得哥哥们说蓝族都很脆弱的,虽然希卡利不会责怪什么,但自己不忍心害他生病的!

 

梦比优斯完全无视了研究员统一穿白大褂的事实,急匆匆地扯着推车直奔科技局而去,生怕自己去晚了害得“单薄脆弱”的蓝族科学家冷得生病。

 

也忘了自家大哥一大早通讯时浓重的鼻音。

 

说好的世上只有哥哥好呢。

 

(佐菲:奥间不值得。)

————————————————————————————————————————

中午才出门,经过邮局取货后再到科技局就已经折腾了很长时间,现在配完件天早已黑了。

 

周围的研究员还在忙碌,今天的科技局似乎进入了加急模式,大家都忙得头都不抬一下,看见他进来也只能歉意地对他笑笑。

 

梦比优斯也不想打扰大家,一一核对门牌之后小心地把材料放在门口,看着他们统一的黑眼圈,小战士双手合十对着几个研究区认认真真地鞠躬。

 

即使不能像红族的战士在战场上守卫母星,科技局的大家也在每天为整个光之国忙碌着,他们所做的一切对光之国来说都非常重要。

 

你们是幕后的英雄,你们也是光之国的荣耀。

 

 

所以说……是每一次配送科技局都会遇到不存在的收货人的吗?

 

梦比优斯看着推车上最后一个送不出去的包裹,有些头痛。

 

收件人:blazing

 

又是个查无此奥的收件者。

 

即使上次有希卡利的安抚和再三保证科技局绝不会闹鬼,又一次碰见没人领的快递,梦比优斯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

 

——这种不妙的感觉尤其在询问过邮局的前辈们得知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后更甚。

 

不过现在可不比上一次,那时整个楼里只有自己,现在身边还有一大群研究人员,根本不虚。

 

梦比优斯这么想着,暗搓搓往人多的地方挪了挪。

 

研究员们虽说因为季节控制系统暴走而不得不加班,但此时也已经熬了太久了。

 

希卡利盘算了下时间,剩余部分只要一些核心技术人员再留一会儿就能完成,于是果断放大部分研究员回家休息。

 

有些无所事事的梦比优斯推着车子下意识跟紧希卡利,等到一屋子的研究员回头看他呆愣愣跟进来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不能泄露的机密。

 

“所以,小梦是又找不到收件人了吗?”

 

面对梦比优斯茫然又尴尬的目光,希卡利下意识走过去解围。

 

他拍了拍小家伙的肩,附在耳边低声说可以去隔壁的休息室坐一下,这里一会儿就能忙完。

 

梦比优斯刚想说点什么,但被希卡利一打岔给忘了。想不起来自己忘了什么的梦比虽然已经没什么事可做,但明显不想在大家这么忙碌的时候闲下来看热闹——这让他莫名的很有罪恶感。

 

“虽然你们研究的东西我不是很明白,但是……”他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大家,“我很喜欢你们,所以刚刚也在想有没有我能做的事情可以帮忙。”

 

“虽然这么说容易被队长修理,但是,不得不说这几天看来科技局的安保措施真的……一般般……”

 

梦比优斯心里叹了口气,难怪科技局老是丢东西,这里压根没几个巡逻的。

 

“所以,如果现在是很重要的阶段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守在门外的。”

 

眼前的年轻战士看上去还有些属于少年的青涩感,但热情的笑容着实让人觉得安心又可靠。

 

“那么,我们的安全,就都拜托你了。”

 

希卡利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而后脱下白大褂披在他身上:“外面没有这里暖,我不需要这个,你别冻着。”

 

“收到!”

 

梦比优斯立正站好标准的敬了个礼,眼中凝聚着身为战士的锐利和坚定。修长的身姿配上利落的动作说不出的好看。

 

虽然身上被希卡利裹了好几层,但丝毫不影响行动的敏捷,他快步走出去,守在门外的背影挺拔如竹。

 

几位研究员有点看呆了,没想到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认真起来居然这么帅气,几个女性研究员甚至脸都有点红,希卡利轻咳一声,众人才回过神来,各自忙碌在自己的岗位上。

 

站在门外的梦比扯了扯领子,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忘了什么。

 

——我明明是过来还披风的!

 

(快递:醒醒,我还躺在地上呢。)

————————————————————————————————————————

没过多久,屋子里就传出一阵欢呼声,梦比优斯本着坚守岗位的想法忍住好奇没有回头,而后就被一位研究员小姐姐扯着领子拽进屋里。

 

“诶诶诶?这是忙完了吗?”

 

“对,气温设定已经恢复正常了,不过要整个星球的温度恢复到设定值恐怕最少也要一整夜。”

 

希卡利揉了揉小战士的脑袋,露出个轻松的笑容来。

 

“那么,大家辛苦了,都回家吧。”

 

研究员们相互告别,不一会儿就又只剩下希卡利和梦比优斯两个奥。

 

“今天辛苦你了……梦比优斯?”

 

邮递员先生终于想起了还有一个没送到的邮件一直躺在地上。他拿起这个古怪的包裹递给希卡利辨认一下,见对方也摇头不禁有些失落。

 

“我也不是认识整个科技局所有人的,其他项目组的员工我也不了解。”他安慰性地扶着对方的肩拍了拍:“这个就留在这儿吧,明早我帮你问问。”

 

“诶?那就麻烦你啦。”梦比优斯有点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的任务却总要麻烦希卡利,虽说对方很乐意帮忙,可不得不说这么简单的任务都做不来还真有点挫败。

 

于是低头思索片刻的小家伙决定主动留下来帮搭档整理器材来作为报答。

 

外面的雪还在哑哑的下着,科技局的透明光粒子玻璃外墙在此时完美地与外面的黑暗融为一体,在屋内的光芒中,雪片如同在白夜里飘然落下的灰烬。

 

周围的建筑熄了灯就沉没在黑暗里,从这里俯视下去,这个研究室就像漂浮在半空的谜之魔方,与世隔绝。

 

梦比优斯有些情不自禁地抚上玻璃墙,又被冰得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这里可真是个浪漫的地方……浪漫的科技研究室?

 

总觉得这个形容词和这个名词凑在一起有种莫名的违和感呢。

 

他摇摇头甩掉乱七八糟的想法,回过头想去继续整理,却一瞬间又被认真的希卡利吸引了视线。

 

他调试仪器的指尖飞速点击键盘时,亮起的发光二极管照得指节被涂上温暖的橙色,灵巧的手指带起一点蓝色的残影,伴随着旋钮的咔哒声,用力时指腹会被硌得凹进去一点,指尖也泛起一点不一样的颜色,握紧操纵杆的时候掌心抵着把手,修长的手指自然地拢住金属杆,拇指悬停在顶部按钮上,手臂用力推动档位——不会他用剑的臂力就是在这里练出来的吧?

 

虽然根本看不懂他在做什么,但在希卡利流畅的操作里,他能明显的感受到动态的韵律,不张扬却存在感十足。

 

或许这才是科学最原始的神秘之美。

 

不愧是很厉害的科学家呢。他这么想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希卡利忙完之后只见梦比优斯蹲在桌边儿,只有个脑袋露在桌面以上,用一种近乎崇拜的眼神望着他,眼里亮晶晶的。

 

于是大龄理工男有点不好意思地微微红了脸。

 

他拿起刚刚调试完成的球形物体递给梦比优斯,在对方惊奇的注视下闭合开关。

 

镂空的不规则几何金属球内部中心悄然亮起一只通体赤色的火焰凤凰。

 

“诶?这是什么东西?好厉害!”青年小心翼翼地托起球体,眯起一只眼睛从镂空空隙往里瞄,娇小的凤凰尾羽带起一道流光,在球心灵巧地画出无限循环的形状。

 

希卡利坐到他身边凑近,双手包住梦比优斯的,见对方回头看他,低头轻笑了下:“这个是用来补救严冬系统失控用的炽夏系统缩略模型——最近都挺冷的,抱着这个很暖。”

 

“谢谢!可是这么机密的东西给我真的没问题的吗?”小家伙明显很喜欢这个球,但想到这个项目的保密程度又有些担心。

 

科学家握了握他的手以示安慰:“放心好了,其实这个系统更多是以你的炎之勇者形态的光粒子运动态数据为蓝本的。”

 

“所以这个球与其说是科技局的机密,不如说是你身体的秘密。”

 

所以是一大群人凑起来研究自己身体的秘密?

 

怎么听起来这么羞耻呢!

 

“哦对了,”希卡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如果遇到非常危险的情况可以把它当作燃烧弹扔出去,这个装置的中心温度相当于小型梦比姆爆破。”

 

看来希卡利桑还真是……非常有研究武器的天赋呢……

————————————————————————————————————————

“已经太晚了,你在我这儿睡吧,不然我也是一个人守着。”

 

“啊?不麻烦吗?那就打扰啦!”

 

梦比优斯熟练地爬上床占了里面一半的位置,钻进被子露出一双亮亮的眼睛,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被子里钻出来挤进希卡利的被子,在对方疑问的眼神下不大好意思地开了口:“咳,那个,你不是忙吗,等会儿你回来被子里就是温的了,就算是报答你收留我……”

 

希卡利懵了一瞬,这小家伙到底明不明白他都在说什么让人心痒痒的话。

 

他在心底勾起一个恶劣的笑容,悄悄点开通讯静了音,蹲在床前揉了揉被窝里探出来一半的小脑袋:“你知道在地球上,有个古国,他们报答收留之恩更喜欢以身相许吗?”

 

“以身相许是什么?”

 

“这个嘛…你回去问问你大哥。”

 

想象着通讯器对面某奥气的跳脚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希卡利愉悦地又揉了一把梦比优斯的脑袋:“我马上就回来,你别等我了,早些睡吧,明早还要回邮局签到的。”

 

“诶?好的,那你一定要早点休息啊,这么冷的天熬夜容易生病的。”

 

一边说着,梦比优斯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得几不可闻,太过寒冷的天气其实对光之战士的体能消耗几乎是加倍的。

 

有点迷糊的小家伙还不忘了滚进里面自己的位置才睡死过去,希卡利无声地笑了笑,退到研究室想拆开仅剩的包裹。

 

然而他却看见包裹开始向外渗出殷红的液体,同时伴随着地砖被腐蚀的声音。

 

希卡利冷静的甩出光剑,对准包裹的顶层直接削开,而后看见他的材料泡在融化了一半的谜之红色固液混合物里。

 

佐菲你多大了……

 

希卡利扶额。

 

就算是想吓唬梦比优斯也不要用腐蚀材料吧,你给我报销地板!

 

不过这次的收件人倒是没搞错。

 

blazing:炽热的——可不就是那个有点傻乎乎的小家伙吗。

 

明明像火焰一样炽热明媚却始终不自知的,不是光,而是梦比优斯。

 

作为长期驻守科技局的研究员,希卡利睡在休息室的时间太久太久了。孤身一奥面对冰冷的显示屏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然而如今身边多了个暖融融的小太阳。

 

你可从来都不是麻烦,而是温暖与陪伴。

TBC.

————————————————————————————————————————

ps:于是第二天梦比优斯看见门外“血流成河”的包裹吓得毛都炸了,而后开始认真的怀疑科技局是真的闹鬼。

 

pps:回邮局报告时梦崽突然想起来了——他又双叒叕忘记还披风。

 

ppps:佐菲一晚上没睡着想着怎么解释“以身相许”,结果梦比优斯回来压根就忘了问。

 

pppps:今年的气候局有些抓狂:夏→冬→秋→春→秋。求求大家相信我们真的有认真记录的。

————————————————————————————————————————

悄咪咪的,求评论。哪怕是单纯的吐槽我流水账也好啊……(不我是个玻璃心orz)

 刚刚被封了,有没有哪位大佬传授一下lof的封禁原则啊_(:з」∠)_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六神—花露水成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