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花露水成精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希梦】三次梦比优斯没送到,一次他送到了(一)

心机boy光总*脑洞太大梦崽

全员ooc预警

日常流水账预警

短篇慢热预警

如果没问题,here we go!

 

Part01邮递员梦比优斯上线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梦比优斯深吸一口气,敲了敲佐菲的办公室,在得到允许进入的示意后小心地打开门。

 

房间里的队长见他进来微微笑了下,伸手示意他坐在前面的椅子上。梦比优斯有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努力端正坐姿,如同被叫到老师办公室谈话的学生——刚刚犯了错误那种。

 

对面的佐菲还是挂着似有若无的笑,他清了清嗓子,熟知哥哥习惯的梦比优斯小心脏突然被吊了起来,放在大腿上握拳的双手悄然开始汗湿。

 

“梦比优斯!”

 

“到!”他被突然出声的佐菲吓了一跳,腾地一声从压根就没坐实诚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并紧放在身侧,下意识做了个完美的军姿,屋子里回荡着他破了音的应答声。

 

佐菲也缓缓起身,动作有些迟缓。他站直身体,绕出桌子站到梦比优斯对面。眼前的孩子已经脱去了少年的青涩感,与当初离开时一样的,是一如既往地热情与正直——即使很紧张,他还是努力直视佐菲的眼睛。

 

“梦比优斯奥特曼。”

 

他的心被吊得更高,几乎扯到了嗓子眼。

 

“欢迎回家!”

 

“啊?”

 

佐菲终于憋不住笑出声,一把抱住呆滞的幺弟,一脸懵逼的梦比优斯听着身后陆陆续续爆出笑声,僵硬的回过头去,门后整整齐齐排着七个脑袋,见他回了头,更是笑得队形都乱了。

 

??????

 

梦比优斯茫然的眨眨眼,微张着嘴想说什么,又沉默下来,眼珠一转抬手就捂住脸缩进凳子里。

 

“不是说今天要处理我不听指挥擅自逗留地球的吗,你们不用这么费心思让我不紧张的,我早就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了。”他努力把自己缩成球,闷闷的声音带着小鼻音,成功让护犊子一号炸锅了。

 

“不是这样的,我们没打算惩罚你的,你在地球上的表现非常好!”

 

“泰罗教官你不用哄我了,我知道错了,下次还敢。”

 

完了,都不叫哥哥了,真生气了。

 

“啊,小梦,我们真不是想惩罚你,只是想找个别致的方式欢迎你回家……”

 

“佐菲队长也不用骗我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糟糕,好像玩脱了。

 

于是几位哥哥围着梦比优斯的椅子开始了互相推卸责任,比如这是你想出的破点子,你这什么馊主意梦梦都气哭了,被推锅的表示明明是大哥同意了的,我好委屈的。

 

甚至泰罗简直要和曾经暴打过梦比优斯的雷欧打起来,阿斯特拉一手扯着雷欧一手推开泰罗,终于忍不住放大招了:“不要伤心了梦比优斯,希卡利愿意陪你接受一切处分,还在大哥面前表扬你了。”

 

于是梦比优斯终于舍得抬起头来,他看上去憋笑快憋死了,小脸憋得通红,扑哧一声笑得停不下来。

 

众人终于放下心来的同时也不由得 黛玉捧心状嘤嘤嘤 :我家梦崽咋就学坏了呢。

 

被幽怨目光洗礼的梦比优斯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刚刚心里的大石头真是扑通一下几乎把他心脏砸穿了,皮这一下完全不过分。

 

“所以希卡利也回来了是吗?”

 

青年的眼里亮亮的映着火花塔薄荷绿色的光,泰罗感慨自家小白菜终于长成水灵灵的大白菜时也不禁生出一点威胁感。

 

好像前几天那个蓝皮科学家回来时也有问梦比优斯回来没。

 

———————————————————————————————————————

佐菲带着梦比优斯出去散步,一边给这孩子讲述他离开这几年光之国的内部变化,比如晨昏系统研制成功了,现在的光之国也开始分白天和黑夜,又比如希卡利回来之后开始对地球和阿柏星新增了研究内容,目前正在设计季节系统,还有雷欧阿斯特拉最近在别的地方带孩子,光之国引进了地球的食物等等。

 

两人一边闲聊着,一边漫步在熟悉的街道,温暖的光照在身上舒服的梦比优斯眼睛都眯起来,像一只晒太阳的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小家伙身姿优美修长,用力时柔韧的腰线看起来简直赏心悦目。

 

于是被弟控弟弟带跑的新晋弟控佐菲,开始认真思考怎么样让那个觊觎自家幺弟的老友彻底死心。

 

“你刚刚回来,就先不给你安排警备队的巡逻任务了,正好最近科技局研究季节系统需要一批新材料,你去帮他们送材料吧。”佐菲盯着不远处的邮递员,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好啊!”去科技局是不是就能见到希卡利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好不好,身上的伤都好了没……

 

兄弟俩各怀心思地达成共识,闲不下来的小太阳梦比优斯对这个新任务非常期待。

 

决定使坏的佐菲队长对这个“正常”任务也很期待。

 

然鹅佐菲队长似乎并没预见到他这个决定在将来会让自己悔得肠子都青了呢。

 

Part 02 梦比优斯的任务失败记录(1/3)

 

回归光之国的小战士表现出良好的战斗素质,几乎不用给时间就自动把时差倒过来了,一大早精神满满的梦比优斯走出家门,路上和遇见的熟奥一一打过招呼,在等离子火花塔亮度刚好适合办公的时候来到了邮递局。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梦比优斯,负责配送科技局材料的。”

 

乖巧有礼貌的后辈有谁会不喜欢呢,不过一个早上的时间他就成功打入邮递局内部,文书小姐姐对于捏小梦的脸蛋简直情有独钟,小家伙一边害羞的说出“请不要这样”的话语,一边还是默许了大家对自己的爱抚。

 

文书小姐姐:撸猫美滋滋!感谢佐菲队长,小梦太可爱啦!

 

于是在重重阻碍之下,折腾到中午才彻底被交代完注意事项的萌新邮递员梦比优斯,终于出发了。

 

科技局还是非常好找的,梦比优斯推着堆得高高的包裹,按照名单送出快递。相比警备队如火焰般直率爽朗的战士,科技局的研究人员更多的是如水般的从容淡定,收到快递的研究员会非常礼貌地表示感谢,并请他进来坐坐,当梦比优斯用任务还没有完成来推辞时,他们会给邮递员递上一杯温水——虽然用来装水的容器各式各样,烧杯细口瓶什么都有。

 

当然也有可爱的小姐姐送出一杯牛奶,或者吃货小哥哥分享实验室里的小零食,甚至水培植物研究室的老哥还现场表演了激光烤红薯。于是虽然根本没有吃午餐,梦比优斯配送这一个下午并不饿,甚至还有点撑。

 

火花塔的光强度渐渐减弱,到了光下看不清书本的程度,研究员到了下班的时间,梦比优斯小推车上的包裹也只剩下了一个。

 

To Dr.Bright

 

Bright博士?地图上好像没这么个奥吧……

 

一边想着,梦比优斯再一次打开光屏里的微型地图,核对一遍之后再次确定了确实没有这么个奥。

 

路过的一位研究员好心的帮梦比优斯调出整个科技局的人员签到名单,确实没有名叫Bright的博士。于是梦比优斯犯了难,这该怎么搞?

 

研究员建议梦比优斯先把这个包裹带回去,可今天的包裹上都印着加急快递,应该是急用的材料,负责任的小战士不想耽误实验进度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于是婉拒了研究员帮他寄存快递的热心想法,微笑着和对方挥手告别的梦比优斯突然灵机一动。

 

如果无法确定这个包裹是谁的,不妨先用排除法,已经收到快递的肯定不是这个包裹的主人。

 

说干就干。他调出今天的签收单,和地图册一一核对之后终于有了发现,今天没收到快递的奥只有十个不到,而且都集中在科技局的最高层。于是斗志满满的梦比优斯推着最后一个包裹走向了电梯。

 

火花塔已经彻底转化为黑夜模式,整个科技局的研究员也早就走光了,黑洞洞的楼里,只回荡着他清脆的脚步声

 

虽然身为光之战士,但几乎从未只身夜行的梦比优斯望着前方无边无际的黑暗也不禁有点怂。联想着不存在的收件者,从未踏足的最高层,黑漆漆的身后,他越想心里越慌,不自觉想到了Guys的大家给他讲的都市怪谈,甚至开始觉得这个邮件是通往地狱的邀请函,也顾不得什么职业道德了,他只想赶紧出去,邮件什么的明天再说,然而一转身,他发现在刚刚的慌不择路中,自己把自己绕丢了。

 

可怜的小家伙彻底慌了,几乎腿都软了,幸而身为战士的经验提醒他必须冷静下来,他努力压下恐惧,拖着车子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试图找到来时的路,科技局的研究室都一个样子,根本分不出哪是哪,他绕了一会圈子,发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原地,他又试图换方向走,可还是逃不过回归原点的结局。

 

于是惊恐的梦比优斯开始绝望了。他开始想象自己英勇殉职之后大家能不能找到他的尸体,毕竟这个楼层存不存在都是个问题,还有自己忙活一天都忘了去找希卡利,怕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在他终于在心里给遗嘱开头的时候,黑漆漆的走廊尽头似乎透出一缕光,他惊讶的爬起来,小心翼翼向光源靠近。

 

走廊尽头的人似乎听见了外面的声音,慢慢打开门,一个蓝色身影在光芒中显现。

 

“梦比优斯?”

 

是希卡利!

 

受尽了惊吓的青年几乎是飞一样地砸进希卡利怀里,对方迅速搂住他的脖颈后退两步缓解动能,修长的手拍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地轻抚着,刚刚几乎被吓飞了的心脏又缓缓降落到原地,而后开始活跃地加速跳动。

 

被自家搭档搂在怀里,对方的手还是熟悉的温度与力度,虽然有点希卡利的动作有些僵硬但此时这种举动无疑让他安下心来,终于平静下来的梦比优斯开始后知后觉地脸红起来。

 

刚刚自己是直接冲到他怀里去的吧!?还差点把奥砸飞出去!?还一副要被吓哭的样子求安抚!?

 

天呐,太丢奥了,没脸见奥了。他甚至生出一种想法,干脆埋在对方怀里做鸵鸟到天荒地老算了。

 

直到听见头顶传来闷闷的笑声,希卡利的轻松和愉悦透过胸腔的震动传达到梦比优斯身上,小鸵鸟终于决定放弃藏身的沙丘,直面惨淡的奥生……

 

他笑起来真好看啊。

 

希卡利笑起来时,整个奥都是放松着的,眼睛会微微眯起一点,眼角也会带起一点点弧度优美的纹路——并不显老,相反显得成熟而可靠,唇角会自然地上扬,连带着唇也是抿起的,脸颊硬挺的轮廓也透出柔和的意味,如果这时与他对视,就能看见他眼睛里深不见底的温柔与包容。

 

矮了一点点的小鸵鸟抬眼望着搭档久违的笑容,心里隐藏起来的,过去并肩作战的美好回忆如同雨后春笋蹭蹭冒头,他恍然明白过来,当初在地球上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剑、和自己生死与共的希卡利、和眼前科技局的研究员,根本还是一个人。

 

所以无论自己做了多蠢的事,他始终包容自己,在绝望尽头的地方给自己光和勇气,一如既往。

 

“又在想什么?先进来吧。”希卡利似乎是看梦比愣神太久了,忍不住拍拍他的头,拉着他——和他的推车,一起进了顶层最里侧的房间。

 

“哇……好厉害!”屋子里各式各样的仪器简直让梦比优斯眼花缭乱,希卡利也乐得为“科技局内部构造太复杂半夜吓哭邮递员”这种事负责,带着好奇心旺盛的小家伙四处参观了一遍,眼看着梦比优斯逐渐放开了玩他也是慢慢把心揣进肚子里,万一这地方给小梦留下阴影,他以后再也不来了怎么办。

 

科技局扛把子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于是梦比优斯看的尽兴时,已经是深夜了,有着良好作息规律的青年已经开始困了,希卡利大方的让出自己的休息室给梦比优斯,

 

“诶?那你睡哪里啊?”乖孩子可不忍心让自己搭档熬一整夜,更何况自己大半夜给他添了麻烦还占了人家的床,这也太不厚道了。

 

希卡利摆摆手,表示可以睡外面试验台,梦比优斯一愣,下意识脑补了明早会不会有无良研究员把趁希卡利睡着把他解剖掉的场景。

 

于是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十分惊恐,扯住希卡利的白大褂就不松手“我不许你去!会死奥的!”

 

?????

 

希卡利简直一脸懵逼,这孩子是不是对科技局有什么误解。

 

“你不要出去睡,这里挤一挤能睡下的,你就当我怕黑!”

 

梦比优斯使出杀手锏‘撒娇’,希卡利受到一万点暴击。

 

反正是小梦主动邀请的,希卡利意思意思拒绝了一下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在研究员再三承诺忙完绝对会回来之后,一脸担忧的小梦终于熬不住疲惫沉沉睡去。

 

走出休息室,希卡利拆了包裹,拿出迟到了一整天的材料放到储藏柜里,而后展开邮递单。看着签收人Dr.Bright处熟悉的笔迹,再联想起前段时间自己找佐菲打探过梦比优斯的消息,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发小已经成功晋级为资深弟控了,以后指望不上喽。

 

不过……也不一定。

 

佐菲,你还是很聪明的,你就聪明在你总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以为这么搞一把还托人给小梦下了轻微的恐惧暗示就让他再也不敢来找我了?

 

我在这儿坐一夜就为了等小梦来。

 

没想到吧。

 

希卡利这么想着,舒展一下久坐的身体,小心翼翼地不吵醒梦比优斯,脱了白大褂躺在他身边。

 

早已熟睡的青年睡姿非常乖巧,窝在里面正正好好空出一半的位置,回忆起年轻的战士不低的警惕性,此时自己爬上床他都没反应,应该是把自己视为可以信任的人了吧……

 

可是该怎么让他察觉到我的心意呢?

 

希卡利叹了口气,决定明天再说,梦比优斯就在身边这个认知让他着实有些安心的困倦。

 

他小心地凑近了些,屏住呼吸在熟睡的人额上轻轻印下一吻。

 

“晚安,小梦。”

 

TBC.

Bright:明亮的,此处代指光。

 

(其实这里借了SCP中Bright博士的梗,亮亮博士身为SCP基金会中的皮皮虾,也是个像小梦一样可爱的存在哦。)

 

悄咪咪问下有没有人期待剩下的一半,有的话我就写完,没有就删掉啦,毕竟我写的东西是个什么垃圾水准我还是心里有数的orz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六神—花露水成精 | Powered by LOFTER